四川区域协调发展评价及建议
来源: 遂宁市统计局 栏目: 统计分析与课题 发布时间: 2019-07-09 阅读:

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,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冲刺之年,是全面贯彻省委十一届三次、四次全会部署的落实之年。为正确认识四川区域发展新格局和立体全面开放新态势,把握并处理好四川经济社会的一系列重大问题,省统计局联合大专院校、科研院所,深入基层调研,展开学术讨论,开展“四川区域协同全域开放系列研究”,为省委、省政府全面推进“一干多支、五区协同”“四向拓展、全域开放”战略部署提供决策参考。本文是“四川区域协同全域开放系列研究”课题成果之五,对四川区域协调发展评价相关问题进行研究,供领导参阅。

 

  为解决四川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,本文对四川各市州、各经济区在经济社会发展各方面的发展水平差异进行初步测算,并提出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对策建议,供领导参考。

 

  一、四川区域协调发展评价

 

  (一)经济增长出现分化,区域发展差距有所拉大。

 

  一是经济增长出现分化。西部大开发以来,2002~2013年四川经济连续12年保持两位数快速增长,各市州经济发展也较快,年均增速均超过10%。2004~2007年,市州GDP增速变异系数总体保持在0.1以下,2008~2009年,受汶川地震的影响,阿坝GDP增速出现波动,市州GDP增速变异系数一度上升至1.02,2010~2012年,市州GDP增速变异系数又下降至0.1以下。进入新常态,四川经济逐步从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,由于各市州发展基础、发展阶段、发展方式和功能定位不同,市州经济增长开始出现分化,2018年,市州GDP增速变异系数上升至0.16。2014~2018年,成都、攀枝花等18市GDP年均增速在8%左右,而阿坝、甘孜和凉山作为重点生态功能区,经济增速有所放缓,年均增速分别为5.7%、6.9%和5.3%,略低于其他18市。

 

  二是区域发展差距有所拉大。2018年,成都市经济总量占全省的比重达37.7%,比2000年提高了8.3个百分点,经济首位度为6.66,主干引领作用持续增强;成都平原经济区经济总量占全省的比重为63.1%,比2000年提高了5.9个百分点,川南经济区占16.1%,比2000年提高了1.6个百分点,而川东北经济区、攀西经济区、川西北生态示范区比重均有所下降。

 

  三是发展水平差距大。2000年以来,各市州人均GDP不断增长,但差距仍然较大。2000~2013年,市州人均GDP变异系数从0.55降至0.41,2014年起,市州人均GDP变异系数又有所提高,2018年为0.43。2018年仅有攀枝花、成都、德阳、乐山四个市人均GDP水平高于全省平均水平,其中攀枝花、成都市人均GDP超过9万元,而甘孜为24446万元,仅相当于全省平均水平的50%,巴中仅为19458万元,不及全省平均水平的40%。

 

  (二)城乡居民收入不断提高,区域差距有所缩小。

 

  四川各市州城乡收入差距均逐年缩小,但农村收入差异程度高于城镇。2018年,21个市州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均超过30000元,广元、遂宁等11个市州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低于全省平均水平。2000~2018年,市州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差异系数从0.19降至0.08。2018年,21个市州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均超过10000元,广元、雅安、阿坝、甘孜和凉山5个市州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低于全省平均水平。2000~2018年,市州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差异系数从0.25降至0.15,下降幅度略大于城镇,但差异程度仍高于城镇。

 

  (三)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有效推进,区域差距仍突出。

 

  从教育看,近年来,四川实施民族地区15年免费教育、藏区千人支教十年计划、大小凉山彝区教育扶贫提升工程和远程教育工程等,教育均衡发展深入推进,各市州平均受教育年限均有不同程度提高,但区域间差距依然明显。经测算,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,全省仅成都、攀枝花、德阳、绵阳、乐山和雅安5市的6岁以上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高于全省平均水平,成都达9.54年,而甘孜、凉山均不足6年。目前,成都平均受教育年限已超过11年,而甘孜、凉山等地区还远低于全省平均水平。

 

  从医疗看,四川加快完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和保障体系,合理配置卫生资源,各市州医疗卫生软硬件设施条件不断提高,区域间差距逐渐缩小,但差距仍然明显。2000~2018年,各市州每万人拥有的卫生机构床位数差异系数从0.36降至0.16,其中,2018年成都、攀枝花、广元和雅安每万人拥有的卫生机构床位数超过80张,分别为87.6、84.1、82.8和80.2张,而甘孜仅43.5张。2000~2018年,各市州每万人拥有的卫生技术人员差异系数从0.36降至0.23,其中,2018年成都每万人拥有的卫生技术人员超过100人,而广安、达州不足50人。

 

  从文化设施看,各地区加快建设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,各地文化服务差距逐步缩小,但差距仍然较大。2000~2018年,各市州人均图书馆藏书量差异系数从0.79降至0.50,其中,2018年成都市人均图书馆藏书量高达1.4册,而眉山仅0.18册。

 

  (四)基础设施建设相对滞后,通达性还需快速提升。

 

  近年来,四川加快交通基础设施建设,但受地理地形条件的影响,部分地区基础设施建设难度大、成本高,通达性还不高。从公路看,四川公路总里程超过33万公里,高速公路通车里程7238公里,均居全国前列,但攀枝花、雅安、阿坝、甘孜和凉山等部分市州公路密度不足1公里。2010~2018年,市州公路密度差异系数保持在0.50左右,各地区公路建设差距较大。从铁路看,四川铁路运营里程突破4900公里,居全国前列,但铁路路网密度仅约102公里/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全国的75%左右,还有甘孜、阿坝未通铁路。高铁建设也相对滞后,仅8市通高铁,省内城际间通达性还不够高,同时,出川高铁仅开通成渝高铁、西成高铁和成贵高铁四川段,与全国主要经济中心城市的通达性也不高。

 

  (五)科技创新能力不断提高,但区域差距较大。

 

  近年来,四川实施创新驱动战略,全面推进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,科技创新活力持续释放,科技创新能力不断提高,但区域间差距仍然较大。从科研投入看,四川研发经费投入从2000年的44.9亿元增加至2017年的637.8亿元,年均增长16.9%,2017年全省研发经费投入强度(研发经费与GDP之比)达到1.72%,比2000年提高0.58个百分点。市州间科研投入差距较大,2010~2017年,市州研发经费投入强度差异系数从1.78降至1.37,虽有一定幅度的下降,但差异程度仍然较大,2017年,绵阳、德阳和成都研发经费投入强度超过全省平均水平,分别达6.54%、2.69%和2.39%,而资阳、阿坝和甘孜不足0.2%,分别仅为0.16%、0.15%和0.12%,巴中和凉山仅0.24%和0.26%。从科研成果看,四川专利申请量从2000年的4496件增加至2018年的15.3万件,增长34倍,专利授权数从2000年的3218件增加至2018年的8.7万件,增长27.2倍。2018年,成都专利申请量超过10.8万件,专利授权量超过5.7万件,占全省的比重分别达70.5%和65.7%。

 

  (六)生态文明建设加快推进,环境保护任务艰巨。

 

  近年来,四川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,加强生态环境保护,2018年,四川大气环境质量、水环境质量均高于国家年度考核目标,主要污染物减排量均达到减排比例要求,生态环境质量持续向好。但四川生态环境脆弱,环境保护压力较大。2018年,全省环境空气质量年均值有16个城市未达标,部分流域污染严重,农业面源污染突出,生态环境质量还需进一步提高。同时,四川产业布局亟待优化,传统资源型工业和重化工业占比近70%,有部分高耗能、高污染的重化工企业分布在沿江沿河地带,生态环境保护任务艰巨。其中,沱江以不到全省4%的水资源量,承载了全省30%以上的GDP和25%以上的人口,沿江沿河地带有不少污染物排放量较大的重化工企业,对长江流域生态环境的威胁较大。

 

  二、推进四川区域协调发展的几点建议

 

  (一)完善区域协调发展机制,促进生产要素自由流动。

 

  一是建立完善区域协调发展机制。完善区域联席会议制度,创新区域协同发展方式,拓展区域协同发展领域,加强成都与各地区的协同发展,增强成都对四川省其他区域的引领辐射带动能力,推动成都平原经济区、川南经济区、川东北经济区、攀西经济区、川西北生态示范区协同发展,加快形成多个支点支撑,推动三州地区与其他地区的协同发展,加快推进脱贫攻坚,从而整体提升四川综合实力。

 

  二是促进区域间要素自由流动。打破行政壁垒,建立区域一体化市场,对不同地区、不同所有制企业、不同规模企业实施统一无差别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,加快建设区域统一的信息网络体系,实现资源信息共享。要继续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,剥离附着在户籍后的各种利益,消除就业、企业注册登记、住房、子女入学、医疗等阻碍劳动力自由流动的歧视性政策,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作用,引导资金、技术、人才等生产要素跨区域、跨城市有序自由流动。

 

  (二)合理配置公共资源,加快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。

 

  一是鼓励优质教育资源向市州转移。当前,重点院校均集中在成都,基础教育的优质资源主要集中在成都和绵阳,应鼓励高等教育、基础教育的优质资源向市州转移。在基础教育方面,全面改善各地区基础教育办学条件,加强教师交流培训制度,积极推广网络教育模式,使成都、绵阳等地优质教育资源通过网络教学的方式,向其他教育资源匮乏的地区共享,扩大优质教育覆盖范围,促进教育资源的优化配置。在高等教育方面,应鼓励有一定产业基础和教育基础的地区,如在宜宾建立大学城,通过教育发展,扩大消费和就业,提高人才、资金和产业集聚能力。同时,加快发展职业教育,推进产学研一体化建设,鼓励地区教育发展与产业布局相结合,积极引进国内外优质教育资源和品牌,培养高技术人才的同时,促进产业升级和区域经济协调发展。比如,四川德阳产业基础好,具备发展职业教育的基础条件,可建立德阳职业教育基地,带动产业升级与经济发展。

 

  二是鼓励优质医疗卫生资源向市州转移。完善市州卫生医疗软硬件设施建设,加快远程诊疗平台建设,引入社会资金,通过联办、新型网络医院、民办医院、专业化医院、医护结合等方式,不断加强各地区医疗卫生领域的协作,提高各地区医疗水平。同时,攀西阳光康养、川西北森林康养等发展基础较好,但均缺乏优质卫生资源,制约了各地区康养产业的发展和集聚,应鼓励优质卫生资源向康养资源丰富地区转移,提高产业集聚能力。

 

  三是加快提高公共文化服务水平。进一步完善图书馆、文化馆等基本公共文化服务设施,加快推进图书馆、文化馆、博物馆等文化服务设施的免费开放工作,鼓励创办民办博物馆、图书馆、书院等,加快建设数字文化服务平台,推进各市州和城乡公共文化服务资源的整合和互联互通。

 

  四是加快推进全省社会保障一体化。加快推进各市州间社会保障一体化建设,推动医疗保险、失业保险、工伤保险实现省级统筹,实现社会保障关系无缝接转、医保异地就医直接结算;加快城乡社会保障一体化建设,缩小城镇职工与城乡居民之间的社会保障差距,提高城乡居民社会保障水平。

 

  (三)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力度,夯实发展基础。

 

  加快铁路、公路、水运、航空等交通基础设施建设,加快构建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,在发展成都市内交通,缓解成都交通压力的同时,进一步加大对其他市州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力度,加快进出川高速公路铁路通道建设和省内高速公路铁路建设,提高基础设施建设标准,提高高速公路铁路建设密度,加强与重庆、云南、西藏、陕西等周边地区的互联互通,实现成都、重庆、武汉、上海等国家中心城市以及长江上中下游城市群的高速联通,为区域经济中心城市和其他地区的发展提供基础保障。

 

  (四)坚持创新驱动,增强区域竞争力。

 

  在当前中美贸易摩擦加剧、国际环境复杂严峻、国内核心技术研发和经济转型升级压力增大的背景下,地方各级政府要转变思想观念,充分认识科技创新对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性,高度重视并做好各项鼓励科研创新政策的规范、配套和落地工作,进一步完善科技创新管理体制机制,优化创新制度环境,推动科技政策跨区域共享,实现科技创新资源自由流动,不断激化创新活力。鼓励区域间集聚创新要素、整合创新资源,围绕新一代信息技术发展、绿色发展等问题,开展联合攻关,共享创新成果,拓展产业发展空间。鼓励企业、高等学校、科研院所跨区域开展产学研合作,支持区域间合作共建创新平台和技术转移平台,加快技术转移和成果转化。鼓励与发达地区合作共建开发区,加强与发达地区在高端技术、重点技术领域的联合研究和开发,大力提升经济发展水平。

 

  (五)加快经济转型升级步伐,加强生态环境保护。

 

  作为长江上游重要的生态屏障,四川在全国生态地位显著,承担着建设长江上游生态屏障和维护国家生态安全的重任,需要加快转型升级的步伐,按照各地区主体功能定位和资源基础,整合资源,强化统筹,立足全局,明确各地区发展方向,优化产业空间格局,合理规划布局保护区,发展生态产业,实现经济绿色发展、高质量发展。同时,主动作为,探索建立健全生态补偿机制、资源开发利益分配机制、资源税费制度等,特别是要探索开展全领域、多元化、市场化的横向生态补偿机制。

 

  (六)加强对外开放合作,开拓发展空间。

 

  打破行政壁垒与地方保护,加强与周边地区、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地区、发达地区等在空间上的互联互通,实现四川区域经济大协调大合作大开放。

 

  一是加强与周边地区合作。与重庆、贵州、云南长江经济带上游地区联合打造长江上游生态经济圈,加强产业合作,加强生态环境保护,加快基础设施互联互通,打通对内对外通道,尤其是成渝两地要通过双极双核辐射带动周边区域发展;与陕西、西藏等周边西部地区加强旅游文化资源、生态产业的整合与开发,以及科技、教育、人才等全方位合作,带动西成高铁、川藏铁路、成昆高铁、成贵高铁等沿线地区发展。

 

  二是加强与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地区合作。把握自贸实验区建设、长江经济带与“一带一路”建设深度融合的机遇,加强区际合作,加快向东、向西、向南、向北、沿边沿海内陆开放,“引进来”和“走出去”相结合,形成全方位开放格局,全面提升成都与“一带一路”国家的经济贸易合作水平,建设长江上游衔接“一带一路”的国际战略枢纽。

 

  三是加强与发达地区合作。加强与长三角、珠三角、京津冀等发达地区的区域合作,依托集聚和辐射优势,发挥四川市场规模西部独大、市场辐射带动力强等优势,积极开展招大引强的对接合作,有效承接发达地区产业转移,培育打造西部地区总部经济、科技、金融、文创中心。

分享到: